广告位

雷军怎样在小米诞生前夜决定拯救金山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运营 >

2021年9月25日 20:28运营 > 324人已围观

简介 据雷军回忆,“2011年我们小米已经创办了一年多时间,那个时候我们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发小米手机第一代,非常非常忙。金山的两位老板张旋龙、求伯君来找我,当时金山遭遇了巨大的危机,他们希望我重回金山。...

8月10日晚,2021雷军年度演讲暨小米新品发布会举行。在演讲过程中,除了大家所熟知的小米,雷军也提起了他与金山的故事。

据雷军回忆,“2011年我们小米已经创办了一年多时间,那个时候我们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发小米手机第一代,非常非常忙。金山的两位老板张旋龙、求伯君来找我,当时金山遭遇了巨大的危机,他们希望我重回金山。

……说实话,一方面小米手机发布在即,理智告诉我千万不要感情用事,小米只有全力以赴专心才能干好。

但另外一方面两位大哥20多年的情义,金山兄弟的前途让我扔下不管我也于心不忍。

那段时间我特别特别的痛苦,痛苦了很长时间,我们小米的几位联合创始人忍不住劝我,与其这么痛苦,还不如直接就接了呗,天大的事情我们大家一起扛……”

随着年度演讲的结束,这段关于梦想、选择、信仰的故事在我们的眼前徐徐展开……

一、回归

2011年7月7日晚上7点7分,雷军在微博上上传了一张照片,在夕阳的余晖中,他和张旋龙、求伯君并肩站在位于北京上地的金山软件大厦之前。就在拍摄这张照片的两个小时前,金山董事长求伯君宣布,正式从金山退休。时隔三年半之后,雷军重新回到了金山,担任董事长。

这样一张照片,定格了这个对金山和雷军都十分重要的历史时刻。

而这样一则消息,也激起了互联网圈里一个不小的涟漪。当人们并不清楚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时,便无从知晓当事人跌宕起伏的心路历程和面对选择时的情感浓度,因此很难理解雷军的选择。在一些人眼中,雷军在这短短两三年的时间里已经转型成了一名如同硅谷罗恩·康韦那样的“超级天使投资人”,虽然他的投资步伐并不是最快的,但一直非常精准。一直到2011年,他投资了超过20家创业公司,其中18家都拿到了下一轮风险投资,总融资额超过了10亿美元,其中3家公司的估值已经超过10亿美元。

“很少失手。”这是人们对于雷军做天使投资的一种评价。

当人们看到雷军的兴趣和专长都已经转向互联网时,很难再将他和步履沉重的金山联系在一起。人们说:“金山的现状是,不仅办公软件、网络游戏、安全软件都需要彻底改造,新的赢利 项目也要不断挖掘。改造一个已经成形的、有特殊气质的企业, 肯定不如创办一个新的企业来得更加轻松。”这样的言论多少代表了很多圈里人的想法—这个时代想要再造金山,难度不小。


就在雷军宣布回归的当天,金山的股价出现了上涨,但很快又自由落体式地回落到每股 2.7港元,纵使当时金山账上还有近20亿元人民币的现金。当公司的现金储备和它的市值基本一致时,这就意味着这家公司没有给股东创造任何价值。当人们对雷军这个“费力不讨好”的选择感到不解时,殊不知,此时的他还没有向外界抛出那个酝酿已久的“疯狂的小米” 创业计划。人们没有想到的是,在做出承诺要改造金山这家已经成形的、有特殊气质的公司的同时,雷军自己的创业公司的第一代产品——小米手机1,也即将横空出世了。这个计划之所以被人们称为“疯狂”,是因为小米要打造的产品的竞争对手是诺基亚和摩托罗拉这类在当时还风光无限的巨头公司,同时,深圳华强北还有上亿只山寨手机也在攻城略地。

就在雷军宣布回归金山的这个炎热夏天,中关村银谷大厦的一间小小办公室已经被几个产品经理和美术设计师占用了,它的门上被贴上了一张A4打印纸,上面是用黑色马克笔书写的三个大字—“疯人院”。在这间办公室里,一份上百页的 PPT(演示文稿)资料正在紧张地制作之中,雷军每天都在和几个年轻人讨论他想要的图片在 PPT 里呈现的效果,以便在一个月之后揭开这款神秘产品的面纱。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雷军充分发挥了他在金山做WPS文字处理排版的经验,他对PPT上每一页的字体、大小、标点符号都有着独特的要求,其认真和苛刻程度经常刷新几个产品经理的认知。

2011年7月,就在雷军宣布回归金山之际,小米这家低调运行一年多的创业公司已经到了必须走向前台的时刻。此刻,小米已经于2010年年底拿到了来自晨兴资本、启明和 IDG(美国国际数据集团)总计4100万美元的 A 轮融资,投资者对它的估值已经达到了2.5亿美元。但在此之前,雷军不希望自己再度创业的消息在媒体上曝光,现在,为了对公众和投资人表明自己同时运营新公司和管理金山这家老公司的决心,他必须对自己的计划做一个清晰无误的说明。

2011年7月12日,在北京后海举办的一场媒体沟通会上, 雷军第一次披露了自己已经再度创业的消息。利用这个机会,他向公众和投资人表明,他将同时担任金山的董事长和操盘小米的大局,这两者并不矛盾。

这个消息如同平地惊雷,让人们再度陷入了一片惊叹之中, 除了对雷军能否同时操盘两家公司进行热烈讨论外,人们还对小米这个充满野心的商业模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是第一次有一 家中国的科技公司宣布,要同时涉足硬件、软件和互联网三个行业,这显示出了其前所未有的跨界雄心。可以想见,人们对这个充满风险的模式马上表示出了深刻的怀疑,最乐观的观察者也只给出了小米手机5万-10万部的销售预期。

二、再造

小米的未来还生死未卜,金山的问题更是显而易见。从这个时间点上看,雷军似乎是在个人的职业生涯中做出了非常激进的选择。其实,只有了解他的人才能看懂这些庞大布局背后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经过十几年的江湖征战,雷军自身的阅历、他对于管理一家公司的认知、他身处的中国市场经济的成熟度以及1996年以来的中国风险投资行业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身处创投圈、看似休养生息了三年多的雷军,其实恰恰是在那段时间拥有了认知飞跃的机会。那段时间,他完整地见证了互联网创业的全过程,也体会到了风险投资家如何用一种通用的方法扶植一批批创业公司迅速成长。和以前在金山时总是事无巨细、沉陷管理细节的工作状态不同,这三年多他更多的是思考方向、看大势以及体会资本对创业者如何进行资源的加持。他感受更多的是,资本如何对社会的优质资源进行再次分配,而这种资源在经过优化配置后又如何去创造社会价值。通过这种方法论,风险投资可以同时支持数家公司“野蛮生长”,他自己在这三年多也同时实践了超过20家公司。通过三年多沉浸式地陪伴、辅导创业公司,此时的雷军对金山过去存在的问题有了更加刻骨铭心的理解,也对未来如何做创业者有了更深刻的认知。他知道:

首先,畸形的股权结构不可能产生好的公司。股权设计是决 定一家公司未来走向最关键的因素,也是现代企业治理中的一个 核心问题。在任何一家创业公司,天使投资人的贡献不可能大于 创业者,因此,给予创业者最多的股权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其次,互联网创业只看增量不看存量。在传统的业务里,当人们习惯性地看到存量、想保住存量时,互联网公司里看到的全是增量。雷军说:“只有当一个公司增量很大时,风险投资家才会因为看中公司未来的价值折现给予今天的创业者。因此,在创立一家公司时,忘掉过去,着眼未来的增量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当雷军在外界看似“无用”地休息了三年多时,他用自己在风投领域浸润的经验,让自己的认知领先了这个时代。在他逐渐对“产业+投资”这套模式渐渐熟悉后,他已经知道如何很好地将产业资源导入自身的创业项目,也知道“聚焦”和“踩对时代脉搏”对于一家成熟企业的重要性。在过去几年管理创业公司的过程中,他参透了一家公司在当下破局的路径。拥有了内在能力的提升和看到了外部环境的改变,雷军站在了一个历史交会处,内心写满了对解决小米和金山两家公司不同方法论的分析。对金山来说,它在互联网大潮风起云涌的时代执迷于自己的旧业务,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被后来的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反超,成为人们眼中没落的贵族。


但是,当外界只看到金山存在的问题时,雷军清晰地知道这家公司依然保有的一些优势。

第一, 尽管在市场极度竞争的这几年,金山的营销人才已经流失了将近1/3,但是金山依然保留着一支很强大的技术团队。这是因为求伯君本身就是程序员出身,他知道如何寻找和培养优秀的工程师, 这对金山来说就是一座金矿。

第二, 金山在20世纪90年代获得过很大的成功,所以金山人在骨子里还保留着理想和好胜心,虽然士气低迷,但是斗志依然存在。

第三, 尽管金山没有任何一项业务处于绝对的优势,但它有几项核心业务还是处于市场第三的位置,算是拥有资源优势。

第四, 由于金山在1996年曾经有过差点儿关门的惨痛经历,在市场上的泡沫汹涌而至的时候,它还是奉行着稳健经营的策略,几乎从来不进行盲目的投资,因此金山的账上还有不少现金,足以作为金山未来东山再起的资本。

雷军知道,金山现在有人才,也有业务,同时还有一定的现金流。对这样一家公司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用现代的公司治理结构进行改造,让这家公司勇于扔掉那些沉重的包袱,然后大胆进行面向未来的改革,争取早日拿到移动互联网的船票。

其实,在同意回归金山担任董事长的那一时刻,雷军已经在内心想好了解金山这道题的方法。

三、五式

到了2011年7月这个阶段,对金山进行改造的各项前提条件已经准备就绪,此时,雷军已经拥有了年轻时曾经非常渴望却从未得到的东西,那就是对于金山的主导权,这和雷军在接手金山之前引进的战略投资者以及股东们对投票权的转让息息相关。

在雷军正式回归金山之际,他为金山引入了一个非常强有力的战略合作伙伴——腾讯。雷军答应执掌金山后,求伯君出售了9.79%的股权,张旋龙出售了5.88%的股权,两位创始人都将出售的股权转让给了腾讯。本次交易过后,腾讯以15.68%的股权成为金山的第一大股东。随后,张旋龙和求伯君、雷军签署了协议,张、求二人将自己出手之后保留股权的法律效力全权委托给了雷军,让雷军间接控制的金山股份达到了22.89%,雷军从此成为金山的第一控制人。自此,腾讯的战略入股加上雷军的实际操盘,完成了金山进行改革的前提。有了这一切,雷军就可以放手去进行这场“勇敢者的游戏”了。


金山人对于雷军的回归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欢欣鼓舞。雷军在回归金山的全员大会上喊了一句:“WPS 的员工,请你们站起来!好久不见了,让我看看你们!”大家在会场上齐刷刷站起来招手的那一瞬间,忽然感觉内心流动起了希望。一种久违的向上的气场重新弥漫在了这家曾经陷入迷茫的公司。

基于金山在过去几年遭遇的异常残酷的市场竞争,一些员工正在经历自我怀疑的时刻,而这正体现了重塑文化的必要性。和许多企业家一样,雷军认为文化是一家企业的灵魂,它塑造和维系着员工的幸福感,也超越了市场激励和层层的管理制度。其实一家有使命的公司,最后都是用一种共同的准则和价值观来塑造个人行为的,这是因为文化产生的生命力要长于任何一个个体的寿命。

雷军抛出了“志存高远,脚踏实地”的企业使命和目标。雷军希望用这8个字告诉处在低迷情绪中的人们,金山未来依然会用技术立业的方式来提升人们的生活水平,用科技造福和改善人们的生活。虽可以说,雷军的回归减轻了许多人的焦虑,也解决了一个企业在进行重大转型之前首先要解决的问题—重新凝结起整个团队对这家企业的信念。

另外,作为董事长回来雷军内心知道,经过过去几年在投资界的积累沉淀,自己的管理风格将发生截然不同的变化,而投资让他学会了在管理中放下。以前,每一次在金为了鼓励WPS员工的士气,他让行政部门买过一个分贝仪,让大家周一早会的时候大喊“Yes,WPS”(是的, WPS),看看谁喊的分贝最高。现在他已经明白,一个企业的领导人最关键的是制定战略和打法,然后站在风口上领导公司“快速占领,颠覆传统”。这几年他经手的很多创业公司都是这样在市场上实现从零到一的。对于金山,他也将像看待一家创业公司那样,赋予它野心和动力,但是在业务管理上,现实和经验都决定了他此时必须更加粗放。

雷军此时接手金山的业务其实有着一些天然的优势。比如,他对金山的几块业务非常熟悉,只要听几句汇报他就知道问题大体出在了哪里。比如,金山现在的核心管理团队依然是和他一起打过很多场硬仗的葛珂和邹涛,他们之间的信任度很高,无须额外磨合。因此现在管理金山,雷军已经无须像以前那样事必躬亲了。邹涛也同样看到了这一点,在一次全体干部会上,他对雷军说:“其实你回来给我们指明一个方向就行,我们的执行力都是超强的,再说这点儿活在这里都存续这么多年了,我们已经干得贼熟,不需要你再当劳模了。”

盘点过公司现有的业务,面对逐渐回血的员工士气,雷军心中逐渐有了解决金山问题的方案。可以想见,公司进行这样规模的大改造,会涉及业务方向调整、战略的改变、组织机构变革、激励方式的制定等诸多方面。在一次核心高管的全体会议上,他用一张简单的白纸,写下了他对金山的改造计划。

1.关停并转。聚焦WPS、网络游戏和《金山毒霸》三大核心业务,退出所有无关业务。

2.包产到户。把事业部子公司化,授权子公司管理层直 接决策,并制订管理层持股计划,同时积极引进外部投资者, 鼓励子公司在合适时机单独上市。

3.放水养鱼。着眼公司的长期发展,放下短期的业绩压力,坚定推动公司全面转型移动互联网。

4.腾笼换鸟。在聚焦主业后,用腾出的资源重新布局未来10年的新业务,All in Cloud。

5.筑巢引凤。人才是把企业做好的根本,“内部提拔+外部引进”,把团队建设当作头等大事来抓。

从这个时刻开始,雷军要用这“五步战略改革”来实施对金山这家公司的基因再造。人们知道,变革从此成了金山这家公司的关键词。

纵观历史,拯救一家走入困境的公司并非什么新的故事,历史上很多伟大的公司都经历过挣扎求生的阶段。迪士尼在1939年遭遇过严重的资金周转困难,被迫公开上市。波音公司在20世纪70年代初遭遇过巨大的困境,裁员达到6万多人。索尼创业头5年推出的产品一再失败。福特汽车在20世纪80年代初出现过美国企业历史上最大的年度亏损,3年内共亏损了33亿美元。苹果公司的谷底则发生在1996年,后来,乔布斯回归,凭借着iPod、iPhone和iPad(苹果平板电脑)三驾马车又将苹果带回了全球市值最高公司的宝座。雷军在想,如果这些企业都经历过长久低迷之后的复活,那么状况没有那么差的金山应该同样可以。其实,他的野心不止于此,他希望,有朝一日,金山能重新回到主流公司的行列。


Tags: 雷军  金山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12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